主页> 教育资讯> 知道得谈可怎么谈才好?儿童性教育:一场持久的拉锯战

知道得谈可怎么谈才好?儿童性教育:一场持久的拉锯战

小学新闻网 2019-03-24 04:57 教育资讯 181次

2月12日,最高检发布了《2018—2022年检察改革工作规划》,其中明确指出,要“建立健全性侵害未成年人违法犯罪信息库和入职查询制度”。

时间再往回倒退3个月。去年11月,最高检就曾向教育部发出《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建议书》,建议有针对性地加强顶层设计,进一步健全完善预防性侵害幼儿园儿童和中小学学生的制度机制,加强对校园预防性侵害相关制度落实情况的监督检查,依法严肃处理有关违法违纪人员。

根据2018年3月公益组织“女童保护”发布的《2017年性侵儿童案例报告》显示,2017年全国媒体公开报道的性侵儿童(14岁以下)案例总共达378起,平均每天就有1.04起儿童性侵案例被公之于众。

这仅仅只是冰山一角。性侵本身的隐蔽性和儿童性意识性教育的缺失,让更多性侵事件难以浮出水面。

好在近年来,未成年人性教育已渐渐地不像以往那样遭人忌讳。相继爆出的多起性侵事件引发了社会对性教育发展的密切关注,但只要谈性色变的观念土壤和落后的模式体系犹在,未成年人性教育在国内的发展就依然迟滞。

“我知道得谈,可怎么谈才好?”

“我知道得谈,可怎么谈才好?”

Fiona的女儿刚满六岁,正准备今年九月份就读小学一年级。对女儿进行性教育科普,Fiona并不抗拒,甚至觉得“很有必要”,但话到了嘴边,她发现开这个口并不比想象中容易。“男孩子还好说,女孩子的话,总觉得不太容易起这个头。”

对于“性教育”一词的概念定义,业界普遍接受的解释如下:

知道得谈可怎么谈才好?儿童性教育:一场持久的拉锯战

这个概念定义,不仅指明了性教育所应包含的内容方向——性科学、性道德、性文明,同时也强调了与它息息相关的三个重要场所:家庭、学校以及“全社会”。

家庭是第一个也是早期性教育的重要场景。北京林业大学性学专家方刚曾提出:“性教育应该始于出生,终于生命终止。出生零岁就有性教育,父母亲密关系的实践、原生家庭的状态对孩子就是一种言传身教的性教育。”家庭教育具有天然的连续性、及时性,父母是儿童性教育链条上所能接触到的第一任老师,对儿童性生理、性心理的健康发展有着相当重要的影响。

国内的家庭性教育不到位,是一直以来饱受大家诟病的事实。根据国家社科基金项目“艾滋病危险性性行为干预面临的伦理难题及对策研究”获得的数据显示,“只有约5.6%的一般公众能够从父母处获得性知识”。

从父母那“学不到”,这种普遍现象背后,还有更深层次的因素在影响着中国家庭性教育的推进。一方面家长能力不足,对性教育的教授内容和方法缺乏认知;另一方面——

“太保守了。”

学校性课堂“羞答答地开”

家长对性教育讳莫如深,无形间把性教育的重担转嫁到了学校环节。

知道得谈可怎么谈才好?儿童性教育:一场持久的拉锯战

乐观一点看当前国内的学校性教育发展。政策角度,近几年国内相继出台的相关法规已经为学校性教育的开展营造了良好的土壤环境,相对积极的官方指引和教育支持,不仅意味着教育部门开始审慎考虑中小学性教育的必要性,也让学校性教育在法律层面上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支持和认可。

回顾过往十数年,中国学校性教育情况的确有较为明显的改观。从零起步,到如今绝大部分学校都做到了有意识地将性教育包含在科学、生物等教课书内进行输出,健康卫生课也出现在了许多学校的日常课表内。

“我读了十六年书,从没在任何一节学校的课上听过跟‘性’有关的字眼。”一个95后女生坦言。即使被认为是跟随着互联网开放式信息浪潮成长的一代,她也没有从学校获得过任何性教育的知识,但到了她的妹妹这一代,情况发生了些变化。“我妹现在读初中,至少他们体育课还会发一本教材,下雨天上不了室外课的时候,会跟他们讲讲‘生理与健康’这些东西。”

可这还不够。刘文利教授,也就是那本充满争议性的教材《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的编写者,在跟媒体谈到学校性教育时说:

“虽然无论从儿童发展本身的需求来看,还是从解决与性有关的社会问题的需求来看,我们都对性教育的重要性和迫切性有高度认同,但在实际教育中,很多学校并未开展性教育。”

除却刘文利教授口中那些“未开展”的学校,“已经开展”的那部分,其形式和教学内容,多数也算不上“成熟”。

超过一半的国内中小学学校性教育情况依然停留在这样的状态: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