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小学语文> 于漪:语文教育不能碎片化

于漪:语文教育不能碎片化

小学新闻网 2019-10-12 05:06 小学语文 106次

  与其他学科相比,语文教育向来承载着更多的责难与期待。盖因语文学习没有标准答案,教学也无一成不变的模式可循,语文学习的经历却对一个人的精神高度、生命质量影响巨大。8月20日,基础教育领域首部特级教师全集《于漪全集》在上海举行首发式,作者是89岁高龄的语文教育家于漪。本报记者近日专访了从教六十余载、写下400万字著作却自称“草根”教师的于漪老师。在她看来,当今的新课改是对语文学科的拯救,语文是表达工具,更联系着一个人的生命质量。

  >>新课改是对应试语文的拯救

  齐鲁晚报:您作为新中国培养出来的第一代语文教师,从1951年起,就一直奋战在上海教育教学第一线,教育生涯与新中国教育发展历程同步。尤其在改革开放40年的历程中,基础教育和语文教育发展的每一个关键节点,都留下了您深入探索与深刻思考的印记。请您介绍下语文教育发展的40年历程。

  于漪:我想有三个节点,第一是改革开放,邓小平提出“解放思想,实事求是”,这让当时教师的教育生命充分释放,大家精神振奋,迎接教学改革的挑战,要教好学生。语文教师从教材编写到教法改革风起云涌,教育思想非常活跃,百花齐放,有了教师的全国听课大交流。当时,我在杨浦中学上课,天天有人来听课,少则几十人,多则上百人。我也在尝试课堂教学改革,要打破教师的一言堂,我总觉得上课不是教师包办代替,一定是学生有积极性、主动性才能学好,课堂教学是师生的互动。

  第二,1985年,高考出现了标准化试题,第一次将标准化试题引入语文考试,从此影响了我们很多年。这是在用量化的办法对待人文学科,考试又有巨大的力量,语文教学完全被“知识点”左右,过去没有“知识点”的说法,这样的考试形式下,“一课一练”、“题海题库”就出来了,我们的语文教学开始错把手段当目标,古今中外,教育最重要的目标是培养人。语文教学中,“人”被淡化了,失去了整体性,被“碎尸万段”。教学跟着考题走,怎么教“考纲”最清楚。这个对语文的影响非常大,学生和老师都跟着考题跑,对教师成长影响也很大,不读书了。之前的语文教学有完整的文本,学生和教师是必须读书的。

  考试至今仍是最公正的手段,但不是目标,我不反对考试,但是怎么考是非常值得研究的,我们不能用外国的一把尺子来量全部的中国教育。我当时经常说:“赚的是家长的钱,害的是孩子们的青春。”之前的学生高中毕业时,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等都看过的,许多学生是通宵读小说的,茅盾、巴金的书初中就看过,现在有几个学生读过《家》《春》《秋》?

  第三个节点就是新世纪的课改,实际上是对应试语文的拯救,当然现在还没有完全拯救好。顶顶核心的问题是以学生为本,以学生的发展为本,这是回归到了教育的本质,这是新课改了不起的地方。大家重新审视语文学科性质的界定、多功能的认可等,那个时候我第一次提出了“语文素养”。之前的语文教育碎片化了,谈不上文学、文化和审美,成了乱七八糟的拼凑。新课改语文教育提出了三个维度的目标:知识和能力、过程与方法、情感态度价值观。

  齐鲁晚报:新课改对语文老师提出的要求应该是更高了吧?

  于漪:如今的课标修改,提出了“核心素养”,是在这一基础上进一步完善了。但是我们又很容易把它分解为一、二、三,我们教语文当然是为了运用文字,但不要忘了,语言是思维的外壳,没有文化积淀怎么教得好?没有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还叫中国语文吗?你说我汲取的是人类优秀文化,但首先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

  作为一个语文老师,首先要想清楚语文是什么,要了解历史,有自己的主心骨、教育判断力,不要随波逐流。

  >>语文教育不能搞成拼盘

  齐鲁晚报:您在上个世纪90年代提出“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是语文学科(课程)的基本特征”,甚至今天看来也颇具前瞻性。这样的认识您是怎样获得的?

  于漪:关于语文教育的性质一直以来没有明确界定,工具性也是不错的,这也是从国外来的讲法,我没看到“经史子集”里提到语文的工具性。从光绪二十九年(1904年),语文独立设科以来,百余年来一直是“工具性”引领的,语文就是实用,是为了会写东西,至今也没有大的改变。

  实用是对的,但不够。数学、英语都是工具,但语文学科与其他学科不一样,语文学科是直接指向人的,数学研究数字,化学研究化学元素,语言文字是从人的生活当中出来的。语文曾被要求不能上成文学课,小说只能叫记叙文,不能叫小说,这是很荒唐的,做法上的乱象源于认识上的乱象。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